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 西峡县展览中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创作园地 >

技法探索|青绿山水画技法解析(2)

作者:段七丁 来源: 中国书画报 日期:2021-08-13 人气: 标签:1079
线结构特色的造型
一、技法分析
1.线性与线构
在传统的线描塑造手法中,包括了“骨法用笔”和“应物象形”。“骨法用笔”在传统绘画中,主旨是对物象(尤其人物)的结构和神情风骨的线性表现,是以主客观结合为前提,以意象造型为旨归,实现对物象形神的线性造型表达。有趣的是,线性的魅力却不在形似的约束中而在自适的条件下生发,因此非技熟而不能为之。对笔的驾驭能力要求,如荆浩语“心随笔运,取象不惑”。当然,这是需要艺术家长期实践修炼的。按常规,中国画重彩画法的“谨严”当是线性发挥的重荷,甚至是障碍,但绘画过程却在线构塑造的同时,更将线性勾勒的这种自在性扩展到点和面的笔法表现上,通过不同色层(底色、正色、罩色)与不同用笔(勾点、勒提、揉划、擦刷等)的复合叠加,充分展示笔的自在性,以此构成线与点、面的呼应,显示出“用笔”的艺术风采。这一点无论是在敦煌的洞窟中,还是在重要的青绿山水画卷中,我们都能欣赏到。
“应物象形”在传统中当属“形似”范畴,是“骨法用笔”的基础,尤其在具有镶嵌性的重彩平涂形式中,“应物”需要线构以概括为基本手段,对物象进行结构化、符号化处理,为线性的笔法移情抒发创造条件。同时,在这一特色的塑造中,也必须从“应物象形”的角度予以形的充实、协调,否则便会失去绘画意义。“象形”概括中的大小、繁简,甚至变形程度,都直接关系到色块形象的审美呈现。从章法的角度看,线构在分割组合色块的同时也决定了画面的布势格局,从而支撑着画面。因此,把握线构的疏密、回环、呼应、松紧的大关系和节奏,既是“应物象形”位置落实的首要,同时也是作品色彩构成的保证。这一点直接关系到作品的第一视觉印象。
2.凹凸法与镶嵌法
凹凸法:凹凸法是一种广泛应用于浮雕以及平面塑造的技法。在青绿山水中以线构分阴阳或正负空间,从“凹阴凸阳”的衬托角度表现厚度。就其凹凸的阴暗位置和浮雕似的视觉效果来看,当是后来出现的“皴”的位置,故可视为皴法的原始状态。传统中皴阴不皴阳、皴下不皴上的基本规律与凹凸法是一致的。因此,虽不是皴法,但在挤衬中仍要注重笔的点、写、擦、揉变化以及松紧、深浅的微妙把控:紧则显,松即活脱;深衬分明,浅托则浑润。实践中尤要从大局出发,有重点、果断而不失精微为好,忌匀平、光滑、板实。
镶嵌法:镶嵌法是重平面塑造的重要技法。其手法是利用平面线构所造成的不同块面的对比来寻求表现力度,再从全局的角度,以块面主次、大小的呼应平衡画面局与势。全局的块面协调是“经营位置”要法的实质,这一艺术特色为后来的水墨章法所继承,如布白、开合、取势、疏密、留眼等,进而演化成了相辅相成的黑白灰及冷暖色块互为衬托,无可不白、无可不黑的特色手法。因此在后来的国画中,我们常常能看到画面中的白色瓦面、树干、树叶、岩石、云水等艺术塑造,也能看到黑色叶子与红花以及白纸上的人物或花枝的单纯镶嵌特色。在对山石等自然景物的深浅、冷暖表现上,青绿山水以意象表现为主,强调画面上的色彩分布平衡。因此,我们能看到冷与暖、浑沉与分明的既冲突又和谐的艺术特色。至于景中色彩远近的规律,仍在冷暖、深浅的对比上做文章,但总以不拘束的表现为要求。在传统重彩形式中,镶嵌法鲜明的表现特色通过线的灵动性与凹凸法的厚度感相结合,形成了重彩体系的独特个性。此外,镶嵌法具有装饰性,在运用中尤当灵活把握,山水画毕竟是自然和心境的写照,当以因心生境又自然天成为总的要求。
3.早期青绿山水中的铁线描
相对两宋而言,隋唐时期的青绿勾线讲究线性相对一致,即以中锋为主的勾描,要求圆劲、精致。其线构特征体现在四个方面:其一,在勾法上,线性相对稳定一致,遒劲精整;其二,线构匀活、简括、庄重;其三,与镶嵌手法结合;其四,兼以凹凸法的运用。这些特征在展子虔所绘的《游春图》中即能窥见一斑,在传为李昭道绘制的《明皇幸蜀图》中则表现得更为复杂与丰富。结实的山体线构已呈折带似勾勒,造型耸立、夸张,有似四川剑门群山的雄奇险峻,物象全以中锋劲勾,再结合结构精致的线性变化又各异其趣:如白云缭绕的柔和细线,山石挺劲的铁线,鱼鳞水纹匀整的短弧线……
在植物的绘画表现方面,古人很早便开始从其结构特征进行概括、归纳,夸张、简洁地点写或双勾。这些点法、勾法在实际运用中再依需要进行灵活的配置与镶嵌。在传为李思训绘制的《江帆楼阁图》中,这些技巧营构出以植物为主的画面繁茂而有序。在铁线青绿的样式中,由于重彩多填涂作业,色彩叠合简整。底线与勒提线相对紧凑,因此作画要追求精致而不呆滞,要领有三:其一,注意勾线与勒提复线节奏上的快慢差异;其二,在线条的枯湿、冷暖色度、色相上做文章;其三,要注意虽以中锋匀整为品质,仍然应在经意中勾写出不经意的自在线性。
 

九寨归牧 段七丁 作
 
4.重彩薄涂的线构
相对铁线青绿,重彩薄涂的线描要空灵、生动得多。线在界定色块区域的同时,也依色层叠合的具体势态而灵活形成自身上下层的线群叠套。其表现主要从线条的虚实相生、对比协调等角度进行有错位、有隐显的活泼互补。这些线群在与色层有机的融合中,形成松厚、灵动的表现。在色块易于板结、光匀的重彩形式中,这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在作画的过程中,线性的灵活与叠套生发的应变性,以及色层的厚薄、错落所产生的生动性都决定了线群间、色层间、线群与色层间在叠合中的复杂与灵动特性,这两种特性通常能强化作品的生动程度。绘制的程序与应变发挥能力都显得非常重要,虽属工笔,却需要在因情达意的作业过程中具备灵活变通的机趣。这是以大自然为表现对象的工笔山水画有别于工笔人物和花鸟的地方。此外,依色层而上下叠合的线群主要由底线和提线组成。
底线:底线通常以底色勾线,在与底色色层的结合中构成线面塑造。底线勾写要审视大局从略着手,如画面布势、节奏松紧的矛盾与协调,以及考虑下一步色彩叠合的块面与提线的生发关系等。底线勾写宜松活,之所以要从略着手是为后期作业留下空间。因此虽依稿制,却不在精确的细描上,实际上是以底色从事类似写意和渲淡的作业。由于是纸绢上的重彩形式,在有限的负荷厚度分配中,必须考虑控制底色的厚度比例。在通常情况下,底色宜薄,而线的浓度应相对重于块面,块面的底色色度在与中间色(正色)的复合中如不足,可以从协调的角度再以加积。线则不然,随着色的加积,线性会受到削弱,尤其色度、色相相仿时,故务必留意。
提线:提线分深色与亮色,在与罩色的结合中构成线面塑造。前者是水色或水色结合墨的深色线,其作用在于对塑造景物做深入或精微描写;后者是具有覆盖力的矿物色线,主要作用于醒提空间与深度表现,抑或用于装饰性表现。亮线常见的有金银线,石青、石绿、朱砂、赭石、白粉等色线,亮线质重,不及水色墨线灵敏度高,虽响亮、凝重但少流畅是其特征。绘制中用与不用、多用或少用均依具体表现需要而灵活配设(注:虽然我们在传统的金碧样式和黑唐卡样式的金汁白描中能看到纯粹亮线的塑造,但在以造化为表现对象的山水画中,过多装饰性或匀整的线描总难达到气韵生动的要旨)。提线直接关系到作品的精神面貌,点画勾写尤要付出精力。与水墨画后期收拾所不同的是,重彩画的提线是在矿物色层之上的作业。由于胶矾、矿物色的厚薄有差异,虽在同一画面中,笔与画面的摩擦力度却各有不同,作业时尤其需要有耐心。总之,一要突出“重彩”的特色,以简为要,即便是精细之处也要与全局的韵律及松紧节奏相合拍;二要与色块或色层下呈隐显起伏的底线形成呼应互补关系,使提线用笔做到既准确又灵活。
本文网址:http://xxxwhg.com/a/qxjy/2021/0913/1079.html